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成人笑话

软卧里做爱

   晚上八点整马骏逸他们已经坐在了去a省的火车。丁三元是硬卧,马骏逸和罗佳丽则是硬座。上车后丁三元对马骏逸说他昨儿没有休息好,得去眯一会儿,有什么事情叫他就是。就去了卧铺车厢。马骏逸和罗佳丽并排坐在一起显得极不自然,感觉挨着她那一侧的左膀麻酥酥的。罗佳丽笑眯眯地说,马帅哥,这次行动一切就看你的了啊。马骏逸说佳丽姐怎么这样说,该看你的才对,不是说女将出马一个顶俩——突然马骏逸张大嘴巴显得好奇怪的样子,罗佳丽诧异地望着他,朝他看的方向看过去,也不由得呆住了。那是小妖女胡雪花,正望着他们鬼鬼地笑着,沿着走道过来了。一见面,胡雪花就伸出手来要同他们握手,说罗美女马帅哥,看你们坐的好甜美。没想到罢,这次行动我跟你们一道,没有打扰你们罢?马骏逸沉下脸,说胡雪花我们是去工作,你捣什么乱啊你?胡雪花说马骏逸说什么呀你,还是副镇长呢,一点儿没有政策水平连话也不会说!我也去工作,我们是一条战线的战友,怎么能说是捣乱?说罢拍拍马骏逸肩头,说马镇长,怎么没有一点绅士风度?马骏逸只好站起来,扶着椅子靠背。胡雪花当仁不让坐下,嘻嘻哈哈同罗佳丽摆谈起来。

    马骏逸已经好久没有见着这小妖女了,说实话,经过以前的那些事情,他从心里怵这个小妖女。她总是那么大大咧咧,满不在乎,弄一些事情出来让人难堪。这次不知道她怎么会跟着来,不会真是捣乱来的罢?

    马帅哥,给。小妖女胡雪花将一张票递给他,原来是坐签,位子就在左前方。马骏逸说胡雪花,既然你有位子,干嘛还乱坐?胡雪花脖子一扭,说我乐意。瞥一眼马骏逸,说马帅哥怎么了,舍不得我罗姐这位大美女?马骏逸脸色一黑,盯了她一眼,悻悻地到车厢前方那位子了。那位子靠窗,原来坐着那人见他来就自觉地站起来,马骏逸坐下了。车厢里很闷,也很嘈杂。马骏逸不习惯和陌生人说话,于是就闭上眼睛。这一闭眼就睡着了,等他醒来天已经黄昏。他感觉肩头那里有重量,睁眼一看,一颗毛蓬蓬的脑袋靠着他,哎呀,挺拔的胸也顶在他身上,很依赖的样子。怎么又是胡雪花啊,马骏逸好生气,这美女怎么了,难道从此就黏上自己了?刚想站起来胡雪花却醒了,她望着他娇憨地砸吧砸吧嘴唇,显得好香甜的样子。马骏逸身子前倾,离开了她的身子,她却任性地拽住他,上半身死死贴住他脊背说马帅哥,不准走,坐在这里陪我说说话。马骏逸说这里是别人的位子啊。胡雪花美滋滋地说,我早同人家换了,你就放心坐吧。

    马骏逸怎么坐都要碰着胡雪花,于是尽量把身子缩着靠窗户,谁知那小妖女胡雪花好像麻糖沾了身,越让她越朝这边挤。马骏逸说小妖女,大庭广众之下我们男女有别啊,你可别总朝我这里挤。胡雪花嘴里啧啧道,说夏大哥你怎么了,我们不是订过婚?你怎么突然不高兴我了,是不是想着去泡蒋门神那老婆?说着朝他挤眉弄眼,原来是让他看对面。对面坐着一对恋人,你靠着我我靠着你依偎着,两双手儿紧紧地搅合一起。胡雪花悄悄对马骏逸说,亏你还是大学生呢,思想怎么这样保守?你看人家这样多亲热自然,哪个敢说他们?马骏逸想反驳,嘴巴动了动却什么也没有说。他站起来对胡雪花说要去方便,到了卫生间却看见罗佳丽。罗佳丽打趣地说马帅哥不错啊你,出差还专门有美女陪着。听说胡雪花同你还订过婚,大约你们结婚请我们吃喜糖快了?马骏逸有苦说不出,只好哼了一声。

    这时,一个白净小伙子走过来,对马骏逸道,请问你是马镇长吗?

    马骏逸说是,望着这个非常年轻的帅小伙,马骏逸满脸狐疑。

    帅小伙说马镇长,请跟我走,有人找你。

    马骏逸不得要领,看小伙子满脸真诚,于是站起来跟着帅小伙朝前走,到了软卧车厢,打开一扇门,帅小伙把马骏逸让了进去。

    房间里很暖和,皮沙发上,坐着一个身着米色毛衣的女人。马骏逸随眼一看,差点儿跳了起来,这个女人,不是温柔如水的女妖精吗?不,不对,她不是温柔如水的女妖精,而是市里面大权在握的组织部长段学敏!不过,从她朝着他笑眯眯的面容看来,她真的是温柔如水的女妖精!

    马骏逸想,既然她坐的软卧车厢,而且还是一个人,那就非富即贵。

    她,真的好像温柔如水的女妖精,但是,哪里像呢?马骏逸从她耳垂上找到了答案,因为,她耳垂那里红红的,有一道疤痕。回想前一个夜晚,自己与温柔如水的女妖精激情的时刻,自己不是把温柔如水的女妖精耳垂咬破了么?

    其实,马骏逸就是要取得这种效果。马骏逸觉得,温柔如水的女妖精与段学敏就是一个人,他也歇道,这几天自己一定能见到段学敏,于是,他就把她的耳垂咬了。

    温柔如水的女妖精,不,市委组织部长段学敏示意马骏逸将门关上,等马骏逸转身,已经被一团温软的躯体抱住,段学敏道,小坏蛋,你早就知道我是谁了,就是需要这种效果?

    马骏逸说,美女姐姐,我哪里敢呢?

    段学敏道,你不敢,你真的是色胆包天。说着话,她的湿漉漉的嘴唇贴上来,亲吻着他的面颊,嘴唇,然后,湿漉漉的软软的舌头顶开了他的嘴巴,蛇一般与他的舌头绞缠在一起。她的手也熟练的伸进了他的底裤,摸着了他的那一杆强硬了。
段学敏又嗲嗲地说,你这个小坏蛋,是不是想朝上爬,故意将我耳朵咬了,让我正视你呢?

    马骏逸赶紧正色地道,段部长,我马骏逸其它有点没有,但是,我最泼烦的,就是依傍着女人,靠着吃政治软饭朝上爬的男人。他见段学敏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知道她一定不以为然,便道,段部长,我们耍是耍,我们大家生理需要,互相不会要求对方负责任,要是真的到了需要朝对方索取什么的时候,我们的交往也就没有必要了,你说呢?

    段学敏拍着巴掌笑道,天可怜见的,我的个乖乖的小坏蛋呀,你的话正是我心里要说的,你这个坏孩子,我真的喜欢死你了!其实,我真的一直想给你一点方便,在官言官,不想上进也太不正常了。不过,真的你要找我帮忙,让我为你铺平道路,我又觉得瞧不起你了。嘻嘻,既然你有这种想法,姐儿就支持你。男子汉大丈夫么,就是要趁着年轻,多做点事情,长点儿本事,以后呢,才真的用得着。姐儿当然不会对你的前程坐视不管。这样吧,只要你最最需要我的时候,你给姐儿说,姐儿一定帮你,好不好,我们就这样说定了?

    马骏逸说好。

    段学敏就开始撤除马骏逸身上的羁绊了。她说,真好,我这次去你们那个省开会,正好就遇见了你。小心肝啊,我都好久没有尝到你的鲜儿了,心里好想好想啊。

    马骏逸心里也蠢蠢欲动,激情如火焰一般疯长,他说,姐儿,你——这里可不大方便呀。

    段学敏嘻嘻地笑,她摸着他的强硬,说乖乖,你如今这么一说,我越发舍不得你了。今儿我可不能放了这个机会。又朝着马骏逸眨巴着眼睛说,外面的小秘,就是那青沟子娃儿,他知道怎么保护首长的,呵呵。

    马骏逸听到这里,就放心了,原来,这个官场女人真的淫心泛滥,为了纵欲,她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又一想,她中意的男人是自己,自己什么地方让她不能忘怀?那就是自己超一流的技艺,呵呵,自己还是不错的,能让这样的女人恋恋不舍,情愿以身相许,呵呵。

    说话间,段学敏已经蹲下,噙着马骏逸的强硬就吱吱地亲吻着,还用软软的舌头舔着他的蛋儿呢。她吃得非常认真,一张脸焕发出奇异的光泽,陷入了激情的游戏之中。

    马骏逸双手抚摸着她毛茸茸的脑袋,身子一挺一挺,感觉非常受用。

    段学敏站起来,脸色潮红,死死地抱着马骏逸,将他的强硬朝着她那里塞。

    马骏逸已经激情澎湃了,他一手搂着她的后背,一只手狠狠地揉搓着她的咪咪,就急速地抽动着,他干的很认真,激烈的抽动使得段学敏双眸紧密,呼吸急促。

    大约抽了数百抽吧,段学敏浑身软和得好像一摊稀泥,她气喘吁吁,但是声儿却气若游丝地说,小坏蛋,我要死了——我好幸福哇——说这话,她竟然抽噎起来。

    这时,马骏逸已经开始发射,他的冲动使段学敏一耸一耸,接着,她便好像晕死似的软了下去——

    马骏逸见状,赶紧将她抱住,扶到了床上。站在床边,他紧张地看着她,心里道,这个女人呀,怎么这样不经事情?

    段学敏一会儿就醒来,醒来就抱着马骏逸抽噎着道,乖乖哇,你好雄壮哦,我好舍不得好舍不得你了呀……

    马骏逸说,段部长,小秘在外面等着呢——

    段学敏说,好吧,你走——不过,在省城里,我还要呆几天,我还要你。你得答应,我打电话你来呀。

    马骏逸说好的。

    段学敏说,不准撒谎啊——其实,我真想为你办事,这样,你就不会推辞我了。你不知道,我真的舍不得你了,就好像,我们是几百年前的夫妻一样——也许,你是梁山伯,我是祝英台?

    马骏逸觉得好像,就是他们这一对奸夫淫妇,还敢于拿千古的爱情绝唱来对比?

    段学敏拉着马骏逸,恩爱了好一会,又亲了亲他的下面,弄得他又强硬起来,又做了一次,她又晕死了一次,方才让他离开。

    在走出软卧车厢的时候,马骏逸看见了外面站着那个小秘书,就是那位小年轻。这个小年轻长着一张娃娃脸,一张脸光生生的,胡子都还没有。他面无表情地瞥了马骏逸一眼,然后望着车窗出神。其实,**真的可以解乏啊,此刻,马骏逸浑身舒泰,感觉有说不出的惬意。

【完】

上一篇:女友爱群P

下一篇:跟男朋友公园车震
软卧里做爱,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