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成人笑话

回乡的公交车上

我买了一张长途汽车票。我想回家,想回家冷静一下。

  谁知道,在车上也不安全。

  车上大多数都是在大城市打拼的乡下人,赶着汽车回老家。我混在他们中间,好不容易挤到了最后排的位置。在我的左边,是一个40多岁的中年油腻大叔,啤酒肚大的惊人,一条腿快有我的两条腿粗了,脸上胡渣遍布。脖子上戴着一个大金链子,手上是一块闪瞎眼睛的金表。

  而在他旁边的是,是一个少妇模样的女人。看样子不到30岁,微胖,脸蛋圆圆的,眼睛很大,看着很有味道。肚子微挺,不出意外正怀有身孕。

  中年油腻大叔搂着这个女人……

  诶,二人的年龄差距至少有15岁,但没办法,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因为中年男人的体重很大,导致座位上已经坐不下了。我被他们挤得不行,另外两个座位上没有人,我只好往旁边挪了挪。

  谁知道,那个中年男人却得寸进尺,竟然故意的在挤我。

  我不想招惹是非,便挪到了最右边的位置。

  这下,中年男人一个人占了两个位置,那个女人也占了两个位置。

  但这还不算完,车在行驶的途中,这两人居然忍不住了!

  中年男人一直搂着那个孕妇女人,用着大手去捏她的奶子。孕妇女人被捏的兴起,把手伸进了中年男人的裤裆里,去用力的揉。中年男人被揉的舒服,也把手伸进了孕妇的女人的裤子里。

  我在旁边看的心燥,想忍着不看,但又忍不住的去瞄。

  中年男人终于还是解开了裤子,孕妇女人头上披着一件衣服,扒开了中年男人的裤子,直接把头埋了过去……中年男人点燃了一根烟,销魂的抽着。抬起一只腿,放到了那个孕妇的女人的肩膀上。同时身子往后大幅度的一靠,整个人就靠在了我的身上。

  他的吨位实在是大,我被压的够呛,但又不敢说什么。

  那中年男人后来干脆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力气非常大,我暗暗吃痛。

  孕妇女人也很惨,毕竟那男人的大粗腿压在她的肩膀上,肯定不好受。但她也什么都没说,忍受着,头上蒙着衣服,还在男人的胯下卖力的用嘴吸着。

  “怎么样,小子?”中年男人得意的冲我吐了口烟。“老子爽死了!你想不想也爽一爽?”

  我咽了口口水,根本不敢说话。

  中年男人又说:“这娘们只是我的一个小三,是别人的媳妇,肚子里的种是谁的,现在还不好说。兄弟叫什么啊?是哪里的人?”

  我颤颤巍巍的做了一下自我介绍,男人说:“刘多鱼?你是赵建国的外甥啊?我凑,太巧了!”

  原来,这男人叫做梁洪,是一个投资集团的老板,旗下有很多公司,包括我原来的县城的实习富士康工厂也有很多股份。而他和我的二舅原来是同学。

  “赵建国当初和我关系还不错,我后来一直忙生意,也没有太多时间和他聚一聚。这次听说他病了,成植物人了?也真是可惜啊!”

  梁洪叹了口气,我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他又看了看身下的女人,说:“小子,既然咱们这么有缘,你又无亲无故的。你是赵建国唯一的亲人,你就认我当叔,怎么样?”

  我脑子里有点乱。但既然他是二舅的同学,我也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梁叔……”

  “好!你小子以后就让我罩着了,谁要动你,告诉叔!听到没有?”

  “嗯……”

  “呃……真特么爽……”梁洪又销魂的叫了一声,然后拍了拍下体女人的脑袋,说:“小霞,出来吧,我刚收了个侄子,快让我侄子也爽一爽。”

  女人慢慢的拿下了头上蒙的衣服,抬起了头。嘴巴里还有几根阴毛,往外吐了吐。看了看我。

  不得不说,女人很有味道,少妇独有的女人味。我喜欢。

  “这是孙霞,老公是我一个下属,她嫌老公没能力没钱的,自愿让我搞了。这次带着和我一起去工厂看看。别客气,随便玩。”

  原来这孙霞还是一个地道的80后!正好88年的,差两年就是90后了。她被梁洪推到了我身边,我哪敢接,急忙说:“梁叔,这是你的人,我哪敢……”

  “什么我的人,就是一个玩具。没事,叔还有的是!这个送你了,哈哈!”

  孙霞已经挤到了我的身边,用手隔着裤子去揉我的鸡巴。

  我看的出来,她十分的不情愿,一脸的憔悴。这里毕竟是长途客车啊!前面还坐着人呢!

  其实已经不时的有人转过头看我们了,但都是敢怒不敢言。看的出来梁洪的确很有势力,没有人敢惹。

  只是我不行啊,车上除了妇女男人外,还有几个孩子呢!

  这也太尴尬了。

  看着孙霞真要给我脱裤子张嘴的时候,我抱住了她的头,说:“梁叔,这毕竟是公共场合啊!我……我还是别……”

  梁洪说:“老子要的就是公共场合!老子有五台车,你以为我干嘛要坐这破客车?老子娘们都已经干的没劲了,普通场所都已经硬不起来了,所以才要找点刺激的!”

  我说:“梁叔,那就让她继续给你舔吧!我舔她就好了。”

  说着,我跪在了座位前,拿起了孙霞的脚丫。孙霞的脚上穿着拖鞋,我取下了她的一只拖鞋,放在鼻子前闻了闻。这味道,让我想起了我的婷婷。接着,我抚摸了一下孙霞肥嫩的脚丫,然后张开嘴,将大拇脚指含在了嘴巴里。

  孙霞似乎对我很鄙夷,脚上用力踢了我一下。梁洪则哈哈大笑一声,说:“年轻人口味还真是独特啊!罢了罢了,你开心就好!”

  说完,也不给孙霞的头蒙上衣服了,直接按到了他的跨前,挺起鸡巴,插进了孙霞的嘴巴里。

  我在吃孙霞脚丫的同时,也不忘伸出手去摸一摸她的大屁股和大腿。很舒服,没想到认了一个这么靠谱的叔,在长途汽车上都能搞到这么有味道的怀孕少妇。虽然不能直接干她,但能舔她的美脚,摸她的大腿,吃她的大屁股,甚至舔她的屁眼和骚逼,那也太幸福了!

  我准备更进一步。梁洪还在按压孙霞的头,在他的胯下上下活动。不过表情却很不满,嘟囔道:“操,怎么这么半天还是吹不硬!马勒戈壁的,早知道不带你这个娘们来了!浪费老子时间!

  连一条母狗都不如!”

  我爬到了孙霞的大屁股上面,隔着她薄薄的裤子,去舔她的屁股沟的位置。但这必然不过瘾,我想去扒掉她的内裤,好好的享受一番!

  谁想到这个时候,汽车停了。有人下去,也有人上来了。

  梁洪好像是看到了什么,眼睛一亮,将孙霞的头推到了一边。

  我感到好奇,也抬起头看了一眼……

  结果马上,我立刻回到了地上,跪在了地上,躲在了前面椅子靠背的后面。

  因为,这个人……

  我实在不想看到!

  ——居然是李杨!

  “这娘们,有点味道。”梁洪淫笑着,摸了摸下巴。

  孙霞看了看那边,有点惊奇的说:“李杨!”

  “小姨?”

  我看到李杨过来了!我草,吓的我真想钻到椅子下面去!

  李杨最终在倒数第三排停下了,并没有看到我。

  “怎么,你们认识?”梁洪问道。

  孙霞说:“这是李杨,是我外甥女,也是咱们县城的。家里农村的,前几天才进城。”

  听他们交流我知道,李杨当初被麻子主任利用,被麻子主任的泼妇老婆狠狠的血虐,一身伤痕累累,后来被我带到了猥琐老中医那里治好后,就没再回工厂。而是进了城,在一家培训机构里当前台。

  孙霞貌似也知道当初李杨的遭遇,说:“外甥女,你进城了是好事,那工厂里的麻子太不是人。以后在城里有什么事就来找小姨,听到没有?”

  “嗯,谢谢小姨!”李杨乖巧的说道。

  我在椅子下面偷偷的看李杨,发现现在的李杨和从前的她大不一样了。原来简直是一副村姑打扮,马尾辫,灰头土脸,还喜欢穿土掉渣的花花衣服。而如今,却是白色干净的衬衫,牛仔短裤,白白细细的腿,真是腿玩年。脸上也白净多了,发型也清爽了,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城里人了。

  但她的腿上伤疤还是很明显,包括额头也有,我知道她的屁股上,肚子上都有,都是当初被麻子主任陷害,被那个泼妇三八给打的。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李杨今天没有穿袜子!

  李杨只穿了清爽的凉鞋,白白的小脚丫距离我的头只有不到几十厘米的距离!

  我草……

  我要忍不住了!

  我要过去舔!

  孙霞向李杨介绍了梁洪,我看到梁洪提了提裤子,拱着肥油直流的大肚子,笑嘻嘻的看着李杨。李杨感觉很不舒服,只说了一句:“梁叔好。”

  “真是个水灵灵的小姑娘啊!来,这是见面礼。”梁洪从钱包里拿出了一沓厚厚的百元大钞,塞到了李杨的手里。

  李杨想推脱不要,但架不住梁洪快塞到她内裤里了!她只能收下。

  梁洪又说:“听小霞说,富士康工厂里那个蔡麻子总欺负你?吗的,这个老东西!你不要怕,这回老子回去,好好的收拾他!给你出气!”

  “真的吗?”

  孙霞说:“外甥女,你还不知道吧,你梁叔其实才是那个工厂里的大股东,就连马月都得听他的话!这次他准备把马月给开了,换个人当厂长。不出意外,可能就是那个蔡麻子……”

  李杨一听,差点晕过去。

  而这时,让她更尴尬的是,梁洪已经搂着孙霞了,而且一只手在抓孙霞的奶子。

  李杨肯定是知道孙霞有老公的,现在她肚子又大了,却和另外一个男人在车上苟且,真是让她尴尬不已。

  但梁洪应该是故意的,笑着说:“杨杨啊,你以前受了那么多苦,理应得到补偿。要不这样吧,做我的娘们,梁叔保准你吃香的喝辣的!要啥有啥!怎么样?”

  李杨连忙摇头,然后掉头就想走。

  梁洪倒不急着追,而是一脚把孙霞踹了过去!

  孙霞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跑了几步,抓住了李杨的胳膊。

  “小姨!你这是干什么!”李杨急问道。

  孙霞一边强硬的把李杨往回拽,一边说:“外甥女,小姨这也是为你好!你一个女孩子家家在外多不安全!跟了你梁叔,以后谁还敢惹你!”

  “我不要……”

  李杨不断的挣扎,但怎奈哪敌得过膀大腰圆的孙霞,被孙霞生生的拖回到了倒数第二排。

  车上其实还有其他乘客的,但根本没有人敢阻拦。倒数第二排坐着一个破破烂烂的老头,被梁洪吼道:“老不死的东西,还不赶快给老子让地方!信不信老子打死你!”

  老头害怕了,急忙到了前排的位置。

  梁洪这时看了看我,说:“多鱼,你一直趴在地上干啥!

  快看看,你梁叔马上要收一个水灵灵的妞了!”

  我草……我暴露了!

  看到我站起来的时候,李杨自然一脸的惊呆。我急忙说:

  “李杨,你别误会!这和我没有关系的……”

  李杨破口大骂:“刘多鱼!又是你——!你个吊丝东西,你怎么还没死!”

  我感觉很尴尬,梁洪说:“哟,原来你们认识啊!怎么着多鱼,这小妞是你的老相好?”

  我:“呃……这个……不好说……”

  “哈哈哈!正好,咱叔侄今天一起!”

  梁洪已经开始行动了。孙霞把李杨按在了最后一排的位置,我急忙躲到了一边。梁洪过去按住了李杨的胳膊,另一只手脱下了裤子,露出了鸡巴。孙霞按住李杨乱踢的双腿,准备去扒裤子。

  “啊……不要……你们放开我——!救命啊——!强奸啊——!”李杨不断的挣扎乱叫。

  孙霞说:“这孩子真不听话!什么叫强奸!我和你梁叔还不是为你好!”

  梁洪也说:“就是!多少小妞想吃老子的鸡巴都吃不上呢!你特么还矫情上了!草!”

  我在一边不知所措,梁洪已经撬开了李杨的嘴巴,把他并不大的鸡巴生生的塞到了李杨的嘴巴里。

  孙霞脱李杨的裤子有些吃力,我沉了沉气,还是走了过去。

  但我没有帮她脱裤子。

  我正在脱李杨的鞋子!

  毕竟一年半没有舔到李杨的袜子和鞋子了,这熟悉的配方,这熟悉的味道!

  “啊……爽……”我脱下了她左脚的鞋子,放在鼻子前好好的闻了闻,又用舌头舔了舔。

  “太爽了!”

  孙霞说:“多鱼你这孩子,不过来帮我脱她裤子,在那里舔她鞋子干嘛!”

  梁洪哈哈一笑,说:“我这侄子口味就是独特,是一个可造之才,哈哈哈!”

  我特喵的才不管他们。如今我把那鞋子放进了我的背包中,然后两只手控制住了李杨的左脚,张开嘴巴,狠狠的吃了进去!

  “呃……唔……木嘛……”

  舔的飞起!

  一打眼,看到了不远处一个妇女带着七八岁的小男孩,正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草,我怎么感觉那小男孩好像挺羡慕我的呢!

  孙霞说:“我说多鱼,你梁叔说让你们两个一起上,难道是让你舔脚的吗?你梁叔在插嘴,你舔脚,那我外甥女的逼谁插啊?我插吗?!”

  “哈哈哈——!”

  车内的人哄笑一堂。我发现,车里的人已经纷纷的凑了过来看热闹,有的人在拍照,有的人把手伸进裤裆打飞机。这一刻我感觉太爽了!终于不是我看着别人干,也轮到我来干让别人边看边打飞机的地步了!

  有这些,其实就足够了。

  梁洪把鸡巴从李杨的嘴巴里拿了出来,这时孙霞已经脱掉了李杨的外裤。梁洪过来,直接粗鲁的把李杨的内裤“滋啦”一下给撕碎了!

  “赏你们的!”梁洪把撕碎的黑色蕾丝内裤扔向了车里的人群,结果两个哥们还差点争了起来!

  李杨现在的姿势是后入,孙霞按着她的身子,翘起了她的屁股,梁洪挺起了鸡巴,便插进了她的骚逼里!

  我被梁洪推到了李杨头的位置,他说道:“完犊子,不敢插逼,插嘴总敢吧!”

  我低下头看了看李杨,她已经不怎么反抗了,估计是被梁洪和孙霞弄崩溃了。就是刚刚被梁洪插嘴口交太用力,现在眼泪鼻涕都流出来了,口水也有很多。

  她正用着眼睛死死的瞪着我,吼道:“刘多鱼,我特么看你敢不敢!”

  一边骂着,一边用拳头打我。

  那些乘客都在起哄,我虽然鸡巴也很胀,但我不敢直接来硬的。我跪在了座位边,说:“我哪敢啊!这么久没见,也是挺意外的。对不起。”说着,我拿出纸巾,想要为她擦拭脸蛋。

  但李杨根本不领情,直直的扇了我两个耳光!

  我被打的天旋地转,栽倒到了一边。

  梁洪叫道:“吗的,真是个窝囊废!你今天要是不把鸡巴塞到这娘们嘴里,以后就别说认识我!”

  我急了,好不容易认了个靠山,不能因为李杨而丢了啊!

  我咬了咬牙,揉了揉肿胀的脸蛋,从地上站了起来!

  我把手放到裤腰带上,就准备脱裤子,露出鸡巴。

  结果李杨又来了一句:“你敢把鸡巴亮出来,我肯定咬断你!”

  我草……一听这话我软了……

  可刚刚梁洪把鸡巴插她嘴巴里,她怎么没有咬啊!

  梁洪一听不高兴了,狠狠的抽了一下李杨的屁股,仍然一边抽插一边说:“你这小娘们还挺倔啊!老子看来是草不服你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这小娘们的逼是真特么的紧!哈哈哈!夹得我好疼!”

  孙霞也说:“是啊外甥女,你这是何必呢?多鱼现在是自己人,让你梁叔和多鱼一起上了你,咱大家都是自己人了。”

  我差点热泪盈眶!好久没有这种亲人般的感觉了!好久没有人真的替我着想过了!梁叔孙姨,你们真是我的再生父母啊!

  可李杨这娘们……

  “我就是不吃他的!他是臭屌丝!我恨他——!我恨他——!我宁可吃那个老头的!我也不吃他的——!让他滚!”李杨哭喊道。

  这一下子,大家更沸腾了!

  梁洪也乐了,笑道:“这可是你说的!让那老头过来!”

  我草……

  这鸡巴……

  真是黑的不能再黑了!

  而且因为年纪大了,鸡巴上的皮都是皱纹!

  二十年没有用过,平日里又经常干农活,都不知道上面有多少泥,多少细菌!是什么黑料理的味道了!

  估计比当初大苍蝇和猥琐老中医的都恶心吧!

  至少李杨光闻了闻,就差点吐了!

  孙霞强行的掰开了李杨的嘴巴,老农民慢慢的硬了起来,然后在众人的期盼和鼓劲之下,一点点的插进了李杨的嘴巴里……“小娃子啊,对不起啊,老汉我今天……轻一点……”

  “加油——!加油——!”

  “原来老汉不仅会推车,还会深喉啊!”

  “这老头鸡巴不小,年轻时估计确实挺厉害。”

  周围人不仅不阻止,反而都在看戏和起哄,我特么也是惊呆了!

  我看到,李杨极不情愿,不断的晃头,还在不停的干呕,一脸的嫌弃和恶心。但在孙霞的压制与强迫下,任何的反抗都是徒劳。老农民在主动的抽插,控制节奏,李杨被孙霞控制,直直的张着嘴,也没有用力的含,估计整个人都在尽可能的憋气吧!

  一个上个世纪50年代出生的乡下农民老头,就这样将鸡巴生生的插进了一个清纯唯美的00后小姑娘的嘴巴中……梁洪看的兴起,说:“老头果然厉害啊!哈哈哈!小霞,你也别光看着,难得遇到这么一个宝刀未老的,你也快尝一尝!”

  “好嘞!”

  结果,在众目睽睽之下,80后怀孕少妇孙霞也低下头,含住了老农民的黑鸡巴……然后差点一口吐了出去!也足想到这鸡巴是什么味道了。

  我草……

  我特么醉了!

  这老农民,我日了你全家!

  你不好好的在田里种地,上什么小客车!不好好的去看外孙女,让一个丰腴性感的少妇和一个清纯靓丽的小妹给你轮番吃鸡巴?!

  而我呢?怎么又变成看别人打炮,自己打飞机了?!

  梁洪那边已经射了。他提了裤子,点燃一根烟,来到我身边,说:“小子真是窝囊废!连个种地的老头都不如!”

  我深深的咽了口口水,说:“对不起……我已经习惯了……”

  孙霞这时回过头,带着请示的意味问道:“亲爱的,这老头的精液射到哪?是射到我外甥女的嘴里,还是我嘴里?用咽下去吗?”

  梁洪说:“射嘴里干屁!老头,到屁股后面去插逼!让你二十年的精液,狠狠的灌倒这小妞的逼逼里!万一你幸运的话,没准这娘们还怀上你的种了呢!让你老来得子,抱个大胖小子!哈哈哈!”

  周围人不断的起哄,老农民更是差点老泪纵横,一边推开了孙霞,一边说:“真的可以吗?你们不知道,俺婆娘走的早,俺就只有一个闺女。俺们老庞家世代单传,已经传了十三代了,还以为到俺这就断了呢!没想到……没想到……这位大哥,谢谢你!俺替俺祖祖辈辈老祖宗谢谢你!”

  我被雷的外焦里嫩。就看到庞老农民还真的迫不及待的来到了李杨的屁股前。要知道梁洪才刚刚射完啊!里面的精液还没有擦干,庞老农民就直接把鸡巴捅了进去!

  结果不到十秒钟,就看到庞老农民好像触电了一样,在李杨的屁股上狠狠的抖动,不知道射了多少!

  “俺……俺这半条命……都射出去了……”庞老农民射完后,整个人好像虚脱了一样,倒在了椅子上。

  大家马上过来围观,发现李杨的逼逼下,满满的白色液体啊!

  “我草……这老头为了儿子,也真是拼了啊!”

  “就是啊!这难道就是父爱的力量?”

  “但愿上天有灵,给这老伯一个儿子吧!怪可怜的。”

  “十三代单传啊!现在的希望都在这女娃娃身上了。”

  我看李杨已经要虚脱在椅子上了。脸上惨白不已,双眼无神,一动不动的。

  孙霞用纸巾擦了擦嘴巴,笑着拍了拍庞老农民的肩膀,说:“老伯,你可以啊!你看我这肚子没?我里面怀的就是儿子!

  羡慕不?哈哈哈——!”

  结果梁洪过来揪住了孙霞的头发,狠狠一记耳光扇了过去,吼道:“臭婆娘,你显摆个屁!等生出来,立马做亲子鉴定!

  要不是老子的种,看老子怎么弄死你!”

  孙霞被打傻了,急忙哭喊道:“亲爱的,怎么会不是你的呢!肯定是你的!如果真不是的话,我就把孩子扔到马桶里冲走!”

  庞老农民还有点没有缓过来。梁洪把孙霞扔到了一边,笑嘻嘻的说:“老伯啊,今天爽了没有?你放心,我梁洪这一回还准备竞选一下村干部呢!肯定得为乡亲们做好事的!日后要是我这外甥女真怀了你的种,我肯定做媒,让你名正言顺的把她娶回家!”

  一听这话,刚刚还没了半条命的庞老农民,好像一下子满血复活了一般!直接就从座位上窜了起来,握住了梁洪的手,激动的说:“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

  李杨也一下子精神了,尖叫道:“我不要!我才不要!你们饶了我吧……我求求你们了!”

  孙霞说:“外甥女,现在这外面的世道不太平,你跟着这老伯在乡下种地过日子,至少安分守己,不会像麻子那种再来欺负你了!而且城里的生活不见得就那么好!你仔细想一想!”

  梁洪也说:“就是,你要真怀了这老伯的种,你就是他娃的妈了!你嫁给他那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我特么也是服了!

  本来只是一次普普通通的群p,干完大家就算了呗!毕竟以前刘尧,大苍蝇,猥琐老中医,乃至麻子主任都没说过什么怀种嫁人的啊!这也太过分了!

  我实在忍不住了,站出来说道:“梁叔,孙姨,这有点过分了吧?”

  梁洪说:“放你妈的屁!你这窝囊废,只知道舔娘们的屁眼和脚丫,连鸡巴都不敢露出来!你都比不上这老头!”

  我说:“我是不忍这么伤害李杨。这老头算什么东西,不老老实实的去种地,还想着让一个花季少女给你生儿子?!还要你这老脸吗!今天白让你草一顿已经够仁至义尽了!快点滚!”

  说完,我拉着李杨的手,就想带她走。

  谁知道,李杨一甩手,推开了我。

  我惊呆的看了看她。

  就见她正了正身子,擦了擦眼泪,说道:“好,如果哪一天,我发现自己真的怀孕了,我会把孩子生下来。到时候,我会和这个老伯伯做亲子鉴定。如果真的是他的孩子,那就是上天注定,让我给他们家生儿子,传宗接代。我会认命,会正式的嫁给他,做他们庞家的媳妇,一辈子伺候他!无怨无悔!”

  【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卧铺车上的骚老婆
回乡的公交车上,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