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成人笑话

女司机的劫难

 九五年元旦,市中区与河口区接连发生抢劫出租车杀害出租车司机的恶性案件,手法基本相同,凶手拿铁锤从后座敲头,一击毙命,手段极残忍。

  有一女司机命大逃掉了,裹着满头纱布到公安局报案,凶手是三个操东北口音的青年,二三十岁左右,有一伙计脸上有条很长的刀疤。

  这一案件惊动公安部,立即责成省局,各分局组织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起了个花名叫“九五专案”,由局长亲自指挥侦破。

  当时我还在分局干文职,干的颇不开心。处长这老小子欺负我没背景,又是外地来的,处处给我小鞋穿。其实这中间有点误会,后来虽然澄清且冰释前嫌,可当时我们已经是水火不相容了。

  趁这个机会他把我一脚踢到专案组里,跟我说是“到基层锻炼锻炼”,对外称我“在东北长大,对破案可能有帮助”。谁都知道在公安这行里一从上面下到基层再回去就他妈难了,认栽。

  和刑警队那帮家伙在一起我算外行,虽然上学时课本上都讲过,真干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什么侦查布控特情懂也懂点就是不知道在哪下嘴。好在他们也不派我大活,每天就是分析案情做笔录,累不着也休息不好。

  半个月后案子有了进展,谁是谁也基本摸清,但在这一系列要案发生之前,兄弟省份也发生过类似的案件,手法类似做案时间和方式类似,目前缺乏的是将两地案件联系起来的重要证据链,比如这伙人的做案时间如何与那几起案件联系起来,他们有枪号的那几把枪是怎么来的等等,总之现在抓人为时尚早。

  那天,我被叫到办公室,一进门就感觉气氛不太对,层里坐一圈领导,一个小民警没有。领导们对我问寒问暖笑里藏刀的胡扯了半天,然后直奔主题:需要派一特情打入他们内部,我是比较合适的人选,第一因为第二因为……特情是行话,其实就是让我去做卧底。我稍微一考虑就答应了,一是不能不答应,二是也想借此机会翻身。

  之后,我就操着很久不说的东北话在各大舞厅夜总会游荡,倒不是找他们而是为熟悉环境。

  二个星期之后接到指示:去豪情桑拿,一切都安排妥当了。洗完澡后我叼着烟进休息室,那几个家伙果然在里面,包括那个刀疤脸,他们扎着堆躺在最后排不露声色的看着电视。

  于是我向一个化装的同事挑畔,随即我们俩打了起来,为了显的真实我也下了重手,那个同事被打的鼻血直流,旁边的同事冒充他的朋友冲上来对我一通海扁,随即110很合时宜的出现了,迅速控制现场并把所有人带回局里问话。

  其实,当时的情况很复杂,观众里面还有我们的便衣,为的是一旦110露面后那几个东北人有动作,比如掏枪什么的,我们好迅速做出反应。好在没出意外。

  我被铐在暖气片的中间位置上,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但我能感觉到他们在偷偷瞅我。

  刀疤脸凑过来问我:“手挺黑啊,弟弟,混哪里的?”

  我白了他一眼,没理他。他缩回墙角,不再吱声,很快他们就被放走了。象他们这种人很少住旅馆,查的严,要么找个犄角旮旯住上段时候,要么干脆在各桑拿室里乱窜,晚上睡在里面,十五天之后我又去那里,“很不巧”的再次碰面了。

  我装不知道低着头进去,找个位坐下。刀疤脸又走过来和我搭话,这次我们聊了起来,瞎话是早就编好并经反复推敲演练过的,因此我们聊的还算投机……这就算认识了,他们试探性的考验了我几次,看我能不能干“大事”,我也套出了不少线索,并及时汇报。就在马上要收网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那天跟他们喝了一天酒,晕乎乎的正准备回家,刀疤脸非要送我,半路上却突然把我拉下车,另两个东北人在路边闪了出来告诉我说:“今晚做大事。”

  我一下就醒酒了,心想他妈完了,怕的就是这个,怎么和队里联系呢(因为夏天容易暴露,所以一直没带武器),快想办法……。

  他们当中一个家伙拐过马路,随即拦了一辆出租,绕了一圈停在我们面前,女司机大概三十岁左右吧,见到我们几个有点紧张。

  汽车离市区越来越远,刀疤脸小声问我,“害不害怕?”然后从包里往外掏东西,我知道他要拿什么,捂住了他的手,“别急,再等等。”

  他哈哈一笑,抽出的是烟,点着,深吸一口,看着窗外。

  “好了,停吧。”几个人下了车,把女司机拉出来,“就这吧。”

  女司机早吓成一滩泥了,跪下语无伦次的哭,“放过我放过我,车和钱都给你,我……给你……”

  刀疤脸一脚把她踢翻在地,三个人一拥而上动手脱她的裤子,两下就把下身扒的精光。

  刀疤脸招呼我,“弟弟,头回吧,搞搞?”

  我过去挡在女人面前,“我最见不得这个,我女朋友的事,好象跟你们说过吧。”

  其实心里清楚,要想保住她的命,卑鄙点说是保住自己的命,保证自己能看到用命换来的战果,她这一劫是逃不过的了。

  “你要想玩她就别杀她,要不然你先杀我。”

  我悄悄把随身的水果刀攥手里,等着。

  “听你的。”他们不再理我,那两个小喽罗按住女人的两只手,刀疤脸用车上的抹布塞住女人的嘴,一下把女人的左大腿扳了起来,掏出鸡巴就捅。

  借着微弱的月光,两个大卵蛋子一下下砸着女人的会阴和肛门,嘴里还不停的叫:“操死你!操死你!”

  他一只手扳腿,另一只手从衣服的下摆伸进去摸奶,后来干脆把上衣扯烂吸起奶来。

  女人无助的反抗着,后来渐渐消沉下去。

  “来来,换个姿式,再来一次。”刀疤脸把她的身体扳过来从后面搞,女人一对业已下垂的乳房晃荡着,一前一后擦着发动机盖,很快就沾满了灰尘,象两块脏海绵。

  渐渐的“呱唧呱唧”声越来越响,肉体与精神的背离让女人更觉耻辱了,她无声的哭,眼泪,汗水,灰尘让她快变成了一个泥人。

  紧接着刀疤脸又把女人抱在怀里大抽大拉,亮晶晶的淫水与汗水顺着大腿往下淌……射在里面之后,刀疤脸象扔一个麻袋一样把女人扔在地上,两个喽罗冲了上去……抓捕这个团伙时领导本来不让我去的,我主动请战,行动时我趁乱用枪柄狠狠的砸了一下刀疤脸的裤裆,相信他不会带着一个全尸去吃枪子了。

  他们没有杀这个女人,但此后不久女人便自杀了,很长时间以后我一直深陷于自责的痛苦之中,意志消沉,刑警队曾一再挽留我,可我还是回到了机关,算了,一切都过去了。

  【完】

女司机的劫难,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