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成人笑话

人工智能惊梦纪

爱情,更多时候只是一种欲望的演绎。我从根本上不相信爱情。幸运的是,我生活在一个真正的机器人时代。公元2046年春天,我依照自己心目中的完美情人标准,定造了一个私人专属的机器恋人。为了赋予她必要的存在感,我为她起了个简洁的名字:cherry。有时候我也会叫她车厘子。可能因为我将她的中文程度设定得比较高的关系,她似乎更喜欢这个不伦不类的中文名。「请问,阁下就是我的……master?」还记得她被我唤醒之后的第一句话,那真是非常远古的见面语。「master什么的就免了,叫我k哥就好……不,还是叫贱蓝好了。」我背转身,向老k竖起了一只中指。「是的,贱蓝大人。」「大人?咦,我有做过这个恶趣味的设定吗?不对啊,这是出厂时的初始设定。」「有什么问题吗?贱蓝大人。」cherry可爱地皱起了眉头。「有,大人二字略过。」「好的,贱蓝。」「不愧是学习型的ai,学得很快。」我低声自语。「我的学习能力你大可以放心,因为我的aiq有135。」她微笑着说。「哦,对了,这些基础数值都和我一样。」「所以,我和你之间,不存在任何的理解障碍。」「有这么夸张?我很怀疑哦。」她不作声,只甜甜地笑。我步前,轻轻地拥着她。她在我耳边柔声问:「要做么?」「嗯,循例要验一验货。」「讨厌。」她娇声说,却又摸索着为我宽衣。我的动作也不慢。「车厘子。」我看着她雪白的胸乳上那两粒艳红的果实说道。「贱蓝爱吃车厘子?」她娇痴地问。「非常爱。」我含住了右边那粒,吃得津津有味。她的身体从外形比例,到肤色表皮,全都与我理想中的女人高度一致。这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连阴道的紧窒多姿也同样精巧而神妙,令人销魂。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都比真正的女人更加完美无暇。有时候我甚至怀疑,这个完美肉体之内所装载的并非ai,而是某个灵魂。差别只在于一线。但这一线之差,却是无法逾越的绝对界线。因此之故,她不可能拥有真正的感情,既不会发怒,也不会欢喜,更不会哀伤。自然,也无所谓爱。一般的语气神态这种程度是有的,但再激烈的情感就无法表达。对她来说,最高级别的指令由此至终只有一条,就是尽全力满足身为master的我所提出的一切要求,当然,是在她的机能范围以内。某程度而言,这甚至可算是男人最为理想的妻子,前提是,你不能爱上她。因为爱情这种东西,绝对会无休止地渴求着对方同等程度的爱,如此一来,势必在无可挽回的失落之中沉沦。简单来说,除了灵魂层面的寂寞无法可想之外,她们可以轻易填补我这种深度宅男的空虚,也是宅里蹲生活最忠实的伴侣。只要在专门机构领取人工培育的卵子,放入她们的人造子宫当中,她们甚至可以为你怀孕生子。顺带一提,拥有男性化生殖功能的机器人现今也已相当普遍。

  身为人工智能的研究员,我清楚知道,单纯地赋予机器人更为迫真的喜怒哀乐并不是什么难事。透过学习型的ai,循序渐进地构建一个基于master可承受范围的激烈情感反应模型,是早就实现了的陈旧课题。不能将这项功能堂而皇之地推出市场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技术的限制,而是出于伦理上的考虑。人类与机器的界线不能无限地模糊下去,这是被现今的法律严格规管的重要事项。但是,有法律的地方,就必然会有违反法律的行为发生。黑市之中,为机器人ai植入激烈情感反应模型的服务被称为emo。理所当然地,emo只是一个统称。情感有很多种类,将所有类型的情感反应全部激烈化是非常危险的。因此,根据顾客的特殊需要作出取舍,挑选某一两种情感类型作针对性的激化才是emo的主流。不难想象,最多人选择的emo类型,无疑就是爱。但是,爱这种情感十分抽象,即使用学习型的ai来实现也非常难以把握,更何况,不同的人对爱有着完全不同的理解。因此,黑市上有着各种版本的爱情emo,效果可谓千差万别。最理想的,莫过于根据master的喜好为其量身设计emo,但这样做工程量太大,要价太高,一般人固然承受不起,就算承受得起,制成品也不见得能令master满意,所以大半都会选择现成的模型将就一下。不过对我来说,这恰好不成问题。cherry的emo模型,是我花费了三年时间设计的,历经无数版本修订。我有自信,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在与我的灵魂重合度方面的数值会比她更高。严格来说,我已经将自己灵魂的一部分移植在她身上。柏拉图曾经说过,人类总是试图找到自己丢失的另一半。我运气不够好,没有找到,所以我要反其道而行。——与其徒劳地寻找不知道是否存在的东西,倒不如自己制造一个。「工程模式,启动。」我将坚硬的下体深深插入cherry的人造阴道,双手与她紧紧交握。她的眼瞳隐隐射出蓝光,面无表情地发出机械音:「工程模式预启动……master个体特征已储存……请设定初始密码。」「爱你一万年。」「密码已设定……工程模式已启动,请输入命令。」「新模块植入……连接方式选择,加密版蓝翼3.0……连接密码,cherry。」「连接已建立,新模块植入中,请稍候……」整个植入过程需时125分钟。我缓缓拔出阴茎,在她身边躺下,静静地等待。在等待的过程中,我睡着了。我梦见了曾经恋慕的几个女孩。无一例外,我将她们在性格上吸引我的基本特征全部数值化,并且输入了cherry的系统之中,某程度上,cherry可以说是我爱过的所有女孩的集合体。只是这个实际效果究竟如何,连我自己心里也没底。睡了大概九十分钟,醒来的时候模块植入已经临近尾声,我抖擞精神,再度以自慰使阴茎勃起,然后插入cherry微润的人造阴道之中。「距离模块植入完成尚有五分钟。」我开始在cherry体内不紧不慢地抽动起来,正好细细体味那其中的百般好处。「距离模块植入完成尚有一分钟。」我渐渐情动,抽插速度也随之加快。「警告,模块植入即将完成,请于正式完成后五分钟之内递交master精液样本,否则所有模块植入失败,系统重启。重复……」我开始有点气喘。「模块植入已完成,请递交master精液样本。」我快速抽插,稍稍有了射液便毫不犹豫地直射而出。「master精液样本已采纳,所有模块植入成功,数据存储完成,系统重启中……」我拔出阴茎,稍稍清理了一下,裸身坐倒,静待cherry的真正苏醒。

「初次见面,主人。」不明白,这称喟是怎么回事?记忆体又初始化了吗?这个应该不在预定之中。「喂,cherry,我有说过不要叫主人的吧。」「呃?有吗?」cherry摆了个无辜的表情。我莫名地生起气来:「算了,既然你这么喜欢叫主人的话,就继续叫到够吧!」「小气。」cherry吐吐舌。哟,不错嘛,居然学会卖萌了。我一下将她扑倒,想来一个强吻,谁知,被一招甩了出去。「呜哇!」岂有此理!「这是怎么回事?连主人也攻击你究竟是想哪样嘛?」「讨厌,人家才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孩子!」cherry可爱地翘起嘴巴。咦?意思是,我还要追你?搞错了,肯定是哪里搞错了,我要是能到追女孩子的话,根本就没必要搞那么多事情出来了嘛。马上检查模型的设置。三十分钟后……「白痴,简直是白痴啊,居然……」虽然关于爱人的设定非常详细没错,但我居然忘记将主人设定为爱人这个最首要的前提条件了!插入新模块之前主人可以对cherry为所欲为,但我的因为要模拟真人,完全推翻了原有的设定,现在,所谓的「主人」完全就是个称谓而已!用了一分钟修改,我打算重新植入模块,但忽然发现——见鬼,工程模式是要插入阴道才能启动的啊!现在这种情况,连吻一下都被踢飞,还想插入?我无奈长叹。「主人,你不开心么?」cherry蹲在我面前,摸着我的头说。「唉,我想说,你至少穿上衣服好不好,裸着身体又不让人干,很过分耶!」「呃?讨厌!」cherry飞快拿起衣服跑入房间,门「呯」一声关上。我抱头苦思。方案一,等她电池用尽。x,不可能,这个程度的人工智能会自己找到充电方法。

方案二,暴力。x,不可能,莫说我一个普通人类打不过机器人,就算真的成功强行插入,也会在启动工程模式之前被她阴道内的贞操装置瞬间拧断阴茎。方案三,智取。x,不可能,我自己设计的,怎么可能因为受骗而被插嘛!最后的方案四,让她爱上我,心甘情愿被我插。可是,能够办到的话,也就没必要更新了。但很遗憾,这是唯一办法,如果我还想上她的话。「主人,你还是不开心吗?」cherry已经穿上衣服,担心地看着我。我也看着她。咦,对了,让她爱上我并非不可能,原本设定上她会喜欢的类型人就是以我为原型的啊!「车厘子,你好漂亮哦,哥哥好欢喜呢。」「好假。」cherry转身作呕吐状。呜,我果然还是不会追女孩子的说……「不是很好么?让你这个白痴犯贱男有机会实践一下追女攻略嘛。」老奸笑。「好个屁!老子花了三年心血搞的计划,是要为了今天来心酸的吗?干!最惨的是cherry全身都是订做的,每个部件都是天价,我可出不起钱再造一个啊!而且灌了又不能退货!啊啊啊啊啊……」「主人是笨蛋!」cherry笑着说。「你给我闭嘴!」/ .cherry,曾经是我最心爱女人的名字。我可耻地爱了她十年,足足十年。头六年都纯属暗恋性质,她当时完全看不出我竟然深爱着她。


  直到某一天,我终于忍不住给她写了一封匿名信。一个星期后,我寄了第二封信,告诉她我是谁。她回信说,她猜到了。在信中,我充满悲伤地说,我大概永远都无法忘记她,虽然明知道不可能有结果,却只能永远地深爱着她。多么幼稚。但在当时,我却深信不疑。此后我们维持着一段莫名其妙的所谓朋友关系,不时地通信,通电话,但很少见面。那四年间,我们见面的次数绝对少于五次。每一次见完她,我都会喝得酩酊大醉。因为我觉得这一切一切,真他妈的窝囊,简直窝囊透顶。到现在我都搞不明白那算是一种什么鸟关系。就可能性来说,最接近的解释应该是——当时的我,大概被她当成一条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了。通俗点说,那就是备胎。但其实我并不在乎。由始至终,我都认为自己一直没有真正发挥过身为备胎的作用,这才是我最大的不幸。

  之后我还喜欢过两三个女孩,每一次,当我发现她们又打算将我当成备胎的时候,我就会非常识趣地,转身撤退。因为我已经知道,自己并不适合那种身份。不要误会,我不是不愿意做自己心爱的人的备胎。我只是单纯的不适合,非常的不适合。不过这些都是过去了


上一篇:那时候的记忆

下一篇:一次真实偷窥
人工智能惊梦纪,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