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成人笑话

肉体的温度

  真不想起床!
  路一苹躺在床上,她知道再不起床就会迟到,可是她就是不想起床。
  不想面对上班的一天,不想面对那个可恶的展翔,更不想承认自己背叛了阿豪的事实。
  也不想去回忆自己竟然不顾廉耻地在展翔的怀里喊叫出那么放浪的声音,太羞耻了!自己怎么可以那么投入呢?
  路一苹睁着眼睛,失神地盯着天花板,直到门铃响了,才被拉回现实。怎么会有人这时候来找她?
  路一苹随手拿起闹钟瞄了一眼,哇!已经十点了!她这个呆还发得有够久。
  转念一想,反正都迟到了,而且她也不是真的很想去,干脆不要去好了!
  她从来都不是这么鸵鸟的人,可是这一次,她真的想当只大鸵鸟,将头理在沙堆里,什么都不要去面对。
  最好事情会自己消失,这样她就不需要思考要用什么态度去面对展翔,或是要怎么跟阿豪交代……唉!从昨天下午到现在,她居然几乎没想到阿豪,怎么会这样?
  她跟阿豪约好,等阿豪学成回国,找到一个教书的工作后,他们就结婚,而她就辞职侍在家里做个全职的主妇。
  可是现在……她还有什么脸去继续这样的幻想呢?
  甚至到了现在,她也没心思去想跟阿豪的约定,而是担心不知该如何面对展翔……都是那个混蛋色狼!
  早知道他是头狼,而且是恶质低劣的狂狼,她那天在晚宴上就不要逞一时之气,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门铃继续响着,不是很想出去应门的路一苹继续躺在床上装死。
  可惜来人并不打算就此算了,原本间歇的门铃声突然转变成非常恐怖的连续音!
  路一苹吓得跳起来,顾不得自己还穿著睡衣,急急忙忙冲到门口,赶紧开了门。
  她可不想让邻居以为她做了什么坏事,大白天的被按催命连环门铃!
  现在人言可畏,随便一点风吹草动就会有人当成罕世奇闻,她还是赶紧开门比较好。
  只是门一打开,路一苹立刻就后悔了!来人竟然是她最不想面对的人──展翔。
  「这里不欢迎你!」路一苹马上就要将门关起来,但是动作还是慢了一步,展翔半个身子已经挤进来了。
  「哎呀!好痛……」展翔故意大声叫疼。
  路一苹一听连忙松手,于是展翔顺顺利利地登堂入室,还带着一脸得意洋洋的笑容。
  「你……」路一苹气呼呼的,想骂又骂不出来,只好张着一双大眼睛使劲地瞪着展翔。
  展翔却一副没看到的样子,若无其事地说:「妳翘班。」「你管我!」现在不是上班时间,路一苹一点都不想维持任何里貌或是什么见鬼的专业态度。
  她现在只是个昨夜被色狼吃干抹净、正在怒火中烧的女人。
  「真凶……」展翔挑高眉毛,带着笑意说。小野猫的爪子还是很利喔!
  展翔看着穿著睡衣、头发凌乱的路一苹,觉得她真是性感极了!完全忘了自己昨天下午对这个小女人如何的索求无度,一股想好好宠爱她的冲动不自觉地又涌起。
  「你管我!」路一苹像个小女孩把头一偏,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动作有多像跟情人撒娇的女人。
  混蛋男人!经过昨天下午那样子对她之后,居然还敢出现在她面前?路一苹现在一肚子的暴力倾向。
  「喔喔,昨晚没睡好吗?怎么火气这么大呢?太累了吗?」展翔明知道路莘苹此时正在气头上,却故意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可恶!」
  路一苹听到展翔这么说,脸蛋跟着泛起红潮,马上气呼呼地两步并作一步地冲到展翔身边,小手一指,使劲地往男人宽大的胸膛重重捶下去。
  什么不好讲,偏偏要讲这件事情!路一苹一面咚咚咚地捶打着展翔的胸膛,一面哭了出来。
  昨晚回来之后,她就很难过,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也不知道该不该去上班?
  她烦恼到哭不出来,但这可恶的男人竟然一早挂着什么事都没发生的笑容,不但出现在她家,还敢说她凶?
  甚至还把昨天那件事当成呼吸喝水般的平常事情来讲,好过分!过分过分……都不想想她现在很烦恼耶!坏蛋!只会欺负她……展翔也不回手,任由路一苹捶着他,发泄她过度紧蹦的情绪。
  直到路一苹捶累了,展翔才静静地拥着她,让她在地上坐了下来。
  「可恶……」路一苹打是打累了,可是嘴巴依旧喃喃地骂着,无意识地窝在展翔怀里。
  等路一苹哭累了睡着后,展翔任由她躺在他怀里,偷偷地打量着她简陋的房间。
  展翔实在不敢相信,这样狭小的一个房间,竟然是一个月入将近十万的特助住的地方。她怎么这么穷酸?
  全部都是特价的粗糙家具,连个客厅都没有,房间可以坐的地方,除了床就是地板了。
  她不是有兼差吗?怎么还让自己住得这么糟糕?展翔百思不得其解。
  过了一会儿,觉得怀里的小野猫休息够了,展翔才温柔地摇醒她。「吃饭了。」「吃贩?」理智还没回笼,路一苹迷迷糊糊地自展翔的怀里爬起来,搞不清楚状况地反问展翔。
  「都中午了,妳不吃饭?」
  趁着小野猫还没清醒,赶紧乘机好好抱抱她!展翔亲昵地搂着路一苹。
  「喔!可是我只剩下一包泡面耶……」路一苹无奈地说。
  一个工作能力一流的女人,却住在差劲的套房里,里面也只有泡面维生──她的生活能力真不是一般的糟糕!
  「没关系,我们叫外送。」展翔提议。
  吃泡面?算了吧!以路一苹这么省的行为,泡面还搞不好还是最便宜的肉燥面呢!他对肉燥面的兴趣不高……「嗯!」路一苹温顺地点点头,一脸还没睡醒的模样。
  一个小时后,路一苹总算是清醒了,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她发现自己正温顺地偎在展翔身边,让他亲密地喂她吃东西……啊!她应该要推开这个恶质的无耻男人。
  而且这家伙脸上的笑容有点碍眼,一脸好计得逞的模样,太灿烂了!害她有一点点心跳加速……她真的应该推开展翔的!
  这样喂食的动作实在太亲密了,他甚至还用嘴巴帮她舔掉嘴上的酱汁,害她有一点点冲动想靠近他的嘴唇……她真的应该推开展翔的!
  他竟然用嘴巴喂她吃下一口小黄瓜,偏偏她还是吃下去了,甚至觉得好甜好好吃……她真的、真的、真的应该推开展翔的!
  可是照烧炸猪排真的好好吃喔!嗯……也许等到吃完这份便当吧!
  可是还有点心……
  那……那等东西统统都吃完吧!
  等东西吃完,她就会狠狠用力地推开展翔!她一定会的!
  「啊啊啊……」路一苹甩着乌黑的发丝。
  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好吃完好料的,就要狠狠地推开展翔吗?
  怎么推到后来,她反而变成人家的好料呢?
  这……这该怎么办呢?
  路一苹不断扭动着,藉以赶走在体内蔓延的强大欲火,偏偏她的身体对于快感有着最诚实的反应。
  展翔张嘴覆住路一苹柔软的酥胸,不停搓揉蓓蕾的顶端,在他的挑逗之下,娇似花蕊的双峰变得硬挺、高耸,而娇喘不停的人儿则不断扭动身体,彷佛在期待他以更激烈的方式占有。
  「还要吗?」他拒绝满足她的欲望,带着魔力的手指停留在她紧室的甬道里,不肯进入,除非她要求。
  「好。」拚命点头,路一苹无法再忍受任何刺激地扭动着身体,希冀男人给予最大的满足。
  彷佛为了奖励她的诚实,他又加了一根手指,在温暖的甬道内不断翻搅,让她的虚空得到部分填满。
  「喔……还不够……」
  路一苹呜咽着,随着他的指头而摇摆臀部,但体内还是有广大的虚空。
  这男人实在太危险了,每次他一碰她,她就没办法理智地思考……「那这样子呢?」撤走手指,展翔低下头,让舌尖在她敏感的柔嫩处徘徊,噬咬她湿润的花瓣。
  激烈的快感在她体内流窜,让她难以承受,意识在她眼前缥缈,成了一片白烟,欲望在她体内燃烧,让她情不自禁地哭泣。
  「不要这样欺负我……」发出呜咽的呻吟,路一苹两腿颤抖,热流在她的体内奔窜。
  「哪里过分?我是在让我的宝贝开心。」拒绝不实的指控,他的灵舌继续进攻。
  诱惑的第一步──让她的身子完完全全地臣服自己!
  「啊……」路一苹兴奋而痛苦地低声啜泣,额上的汗水滴滴落下,她的知觉己被男人的挑情手段焚烧殆尽。
  在男人的诱引下,她感觉身体再也不是自己的,所有的反应都好陌生,她不知道自己居然这么淫荡;但她管不了这种感觉,只是拚命往他身上挤,想得到纡解。
  「宝贝,我知道妳会喜欢。」展翔贪看着佳人脸上欢喜与羞耻夹杂的表情,红滟滟的,动人极了。
  于是他决定再接再厉,一手翻过她的身体,强迫她趴在地上的枕头上。
  「用手撑着。」展翔低声命令。
  「嗯?」路一苹两手抵住枕头,不懂男人的意思。
  她的理智己被一阵强过一阵的侵略给驱散,她不懂他要干嘛?自己身上又会发生什么事?
  但面对欲望的邀请,她己弃甲没降了。
  「很好。」
  展翔从穿衣镜看到佳人高高撩起的睡衣、雪白的胸脯、动人的曲线,嘴角不禁扬起志得意满的微笑。
  托高她的雪臀,他掏出早己硬挺的肉刃,对准狭窄、炽热的甬道,缓慢地往前一顶,进入那火热的紧窒。
  「喔!」感受到男人的入侵,路一苹双眸泛起欲望的泪花。自从尝过情欲的滋味后,她便拒绝不了他……「小野猫,放松身体,不然妳会觉得痛喔!」轻拍着佳人的臀部要她放松,他知道她太紧张了。
  他要更深的占领!
  他的硕大恣意在佳人体内来回摩擦,粗糙的手指亦深深地探进殷红的花蕊中,不停拨弄,让羞人的蜜蕊淌出涓涓春潮。
  她想并拢双腿,却觉四肢无力,粉嫩的脸颊紧紧贴在冰凉的玻璃上,任由男人恣意玩弄她的身体,开发每个敏感处。
  「很好,妳这样很乖。」她沉溺在性爱中的美丽姿态映入他的黑瞳,让他很满意。
  「我们……别在这里……」很难看耶!路一苹两手紧紧抓紧枕头,痛苦地做最后的挣扎。
  「不可能!」他拒绝她的要求,来回挪动身体,抽撤着欲望。他觉得这样的姿势很放荡、很引人遐思。
  路一苹喘息不己,这样的折磨在她的血液里流窜,形成一种浪潮,不但席卷她的理智,来自体内的渴望也变成异样的疼痛,再也管不住思维,淫浪的吟哦声逸出红润的樱唇。
  「啊……啊啊……」意乱情迷的路一苹放声呼喊。
  「舒服吗?」突然间,展翔开口问道。
  「不行……会让人家听到……这种小套房隔音通常不是很好……」路一苹语带哭音地乞求着,双峰不由自主地颤动。
  「那又如何?」
  不予理会佳人无意义的担忧,他趴在她身上缓慢地抽动,大掌也不放弃调情地捧住她的乳房,不断揉捏。
  时快、时慢的挑逗,更加催促她向无边的欲海沉溺。
  「呜呜……你好过分喔!」
  渲染上情欲的眸子沾着水气,路一苹在展翔前后夹攻的高超调情中完全迷失了自己,沉溺在他带来的快感中,悄悄期待更狂野的戏码……「不舒服?」头靠在路一苹的脖子上,展翔在她耳边低语。
  「啊……」无助的眼泪滴下,路一苹难堪地摇头。
  她无法反驳男人在耳旁的放荡言语,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自从碰上他之后,她的身体变得不像她的了,每次说他胁迫,但她却总是乐得配合。
  「反应真冷淡啊!」展翔淡淡微笑,张口含住路一苹的耳垂,用力地来回舔吮,酥麻的感觉让她一阵颤抖。
  「你不满意就去找别人啊!」路一苹恶狠狠地回击。
  「我对妳很满意,是妳对我不满意……」
  唇边漾出若有似无的笑容,展翔把舌头转移至佳人雪白的颈项,不断挤压着她胸前的小樱桃,直到它们呈现可怜的红紫。
  「啊……」路一苹逸出连自己也没察觉的吟哦。
  一阵强过一阵的快感不断侵蚀路一苹的四肢百骸,只能不断发出喘息声音,藉以抒发心中的激动。
  「妳可以再喊大声一点,我喜欢听。」
  展翔嘴边挂着邪佞的微笑,他喜欢看到女人为他改变!
  「讨厌啦!丢脸死了……」路一苹不断摇头,显示内心的慌乱。
  「不准讨厌。」贴住她的唇,他帮她洗嘴巴。
  「呜……」她发出呜咽的抗议声。
  展翔身下的抽插以着快慢不等的频率侵蚀路一苹的敏感地带,但就是不愿填满她体内的虚空,他要她全面投降。
  得不到满足的失落感焚烧着理智,路一苹本能地弓起身体,捶打展翔厚实的胸膛,「别吊人家胃口……快点啦!」闻言,展翔淡淡一笑,徐缓地退出,再用力一顶,让自己完全贯穿她,彻底充实她温暖的甬道。
  路一苹不由自主抬高了翘臀,想让自己与他有更紧密的结合。
  「我喜欢妳这么主动……」
  只有这时,他们之间才不像只是他一个人在唱独脚戏。
  膨胀多时的男剑毫不留情地插入湿润的穴口,粗鲁地贯穿炽热的女性胴体,肿胀的硬梃没入湿润的禁地。
  「再快点……」头再度扬起,路一苹的口中逸出破碎的呻吟。
  口中不间断地发出娇吟,与身体在欢爱时发出的撞击声,不断撼动她的心。
  啊!好热,真的好热……路一苹感觉视线内的一切俱己燃烧。
  他紧握她颤抖的腰肢疯狂地摆动,直到她四肢无力、双腿大张地趴在桌上,让他予取予求。
  「喔!」受不了如此强烈的激情,路一苹发出惊呼。
  在一次次的冲刺后,路一苹的体内终于喷洒出暖流,与展翔射出的白浊欲望合而为一。

【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富二代爱女学生
肉体的温度,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